热心市民马先生

喜澈汉澈/黑泡互搞
什么都嗑不挑食

【佑灰】双向遇见

背景是俊单向暗恋圆

如果可以的话↓



        双向遇见

        到底是谁想出来的试胆大会。

       文俊辉烦恼地抓了把头发,却仍是本着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要装出帅气样子的心态,又故作洒脱地拨开杂草朝前走了两步。第三步还没迈出一半,又狐疑地收回脚步。的确如地图所说的那样,这样左拐拐右转转就能走到学校的外围墙。可惜这地方实在不像什么好惹之地。萧瑟的风席卷着初秋的寒气,愣是当着文俊辉的面将地上落着的梧桐叶整个拽起又抛下。

       “ 我觉得权顺荣一定是在耍我。”文俊辉小幅度地拍着自己的胸口,“这地方会有什么妖魔鬼怪?我才不是害怕,只是,怕自己着凉了。”说着他便紧了紧自己穿着的外套,转身就想逃走。

       与此同时,梧桐林一侧的围墙传来笨重的响声。

       文俊辉顿时慌了一头,恍惚间想起权顺荣提起的那些牛鬼蛇神之谈,更是吓得失了神,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回过神来,自己早已抱着头鬼鬼祟祟地蹲在一棵梧桐树后面,举止之怪异令人叹为观止。文俊辉讪讪地放下手臂,轻轻撩拨了下眼前的棘草,暗喽喽地露出半张脸,胆战心惊地朝响声传来的地方窥探过去。

        围墙上,一个穿着灰色短袖的男生一点一点从围墙的那端挪了上来。之所以形容以挪,毕竟以他那缓慢移动的身躯实在配不上类似攀爬这样轻快的动词。

        甚至配不上他清瘦的身形。文俊辉眯起高度近视的眼暗暗想着。这大概是个不良,只不过是个行动不甚敏捷仍需努力的不良。

        此刻在他目光所及之处,那人刚巧迈着一条腿跨坐在围墙的顶端休息片刻,或许是高处的空气过于清澈,尚待努力的不良颇为帅气地飞快地用手抹了一把刘海,露出一张不甚清晰但辨析度极高的脸。

       文俊辉:我拿我这双眼睛做担保,这绝壁是隔壁文学院院草全圆佑。

       是自己心心念念却从来没敢上前搭过话的那位。嗯,才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所以说你刚刚躲起来做啥子。文俊辉绝望地掐着脸,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某人或者说是某个心上人已经帅气地从围墙顶部一翻,吭哧吭哧地一路颠簸了下来。然后啪叽一下沉重地半摔在地上。

       文俊辉苦恼地拍着脑袋,你看他连摔倒的姿势都是那么的帅气。

       此时的全圆佑一个鲤鱼打挺站起了身,他拍了拍身上落着的尘土,把包一甩,一脸满不在乎地朝前走去。

       彼时的文俊辉才想起来刚刚是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便想跳出去邀约男神一块出去。但猛地又一想现在从草旮旯里蹦跶出来过于巧合,甚至或许全圆佑根本不认识自己,这样诡异的行为反而会给对方留下一个不怎么美好的印象。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我们文俊辉便忍气吞声地半蹲着身体,靠着半身高的棘草的掩护,蹑手蹑脚地尾随某人,全然没有发觉这样的行为才更像一个变态所为。

       初秋,暖阳,萧瑟的风,满地的梧桐叶,背着包穿着短袖的酷盖院草,以及棘草后艰难移动的我。还有几步就走到大操场了啊,到时候我就可以随随便便找一个地方冒出来,装着刚刚逛到那的样子,和全圆佑来一个明媚的招呼啊!

      文俊辉心虽是这样简单地想着,然而实际操作起来难度系数却极其的高。

       比方说这时,因弯腰驼背重心不稳的原因,一个手忙脚乱便啪叽一下惨烈地摔在了草地上。
  
       他一面吃痛地咬着牙,一面还要偷偷地观察远处,生怕引起了听力极佳的某个人的注意。

      果不其然,某只先前还在前头蹦跶的酷盖这时便敏锐地眯着他的狐狸眼睛回过头来,皱着眉,一步两步向文俊辉逼近。

       文俊辉着实不想让心上人看见自己这幅狼狈样。

       于是,心一热,口一快,“喵呜”一声便蹿出了口。本想着使出平生本事学的一声猫叫总能以假乱真让他消除疑虑,以为野猫而已便快步走开。奈何这全圆佑也非一般人,这一听猫叫,只困惑了一下便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一改往日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向这边快步走来。

       该死,竟然还是个爱猫人士真是加分。

       文俊辉着实不敢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想是今早肯定还没起床,要不然怎会出现在这般光怪陆离的梦境之中。听着对方簌簌簌拨开棘草的声音,一脸绝望地闭上眼睛。

       此时,某双跳脱灵活的手已经飞快地溜到了文俊辉的面前,顺走了最后一道屏障,带起一股微小的风,近到扑闪过他的皮肤,激起表皮噼啪的一阵战栗。

      文俊辉只得死死地闭着眼装死。

      然而半晌,什么都没有发生。

      文俊辉心下疑惑,便小心翼翼地迷离着眼打算一探究竟。慔得瞧见一双骨骼分明的纤手向他袭来。他下意识地往后一躲,然而对方只不过轻轻地携过他发间一缕干草。

      文俊辉有些尴尬地眨巴了两下眼睛。希望眼前这位能好心地翻过这页。

      然而,金红的夕阳下,全圆佑背着光,只是轻笑出声:“喵?”

       ......

      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什么,我们文小猫真·一手糊在了他脸上。

      “好好好,我们重新来过好吗。”全圆佑玩笑地拉开糊在他脸上的手,“你才没有学过猫叫,我也没有听到猫叫声过来。”

       ......不好。

       “嘛,人生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尴尬嘛,习惯就好了。”全圆佑伸出另一只手摊到坐着的人面前,掌心朝上,纹路清晰,甚至连指缝间亿万穿梭的暖色粒子都闪闪发亮。

        仿佛是舞会上请求公主跳舞的王子一般。

         文俊辉愣是被自己的想象给雷了一下,终是敌不过诱惑,情不自禁地拉上对方的手。借着力,挣扎着从草地上站起来。

        “OK,good boy.”

        文俊辉堪堪忍住了想把心上人埋在土里的冲动。

        某人顺势搭住了他的肩“也不怕告诉你,我刚也在那摔了一跤,是不是很巧,有没有安慰到你嗯?”尾音稍稍上扬,显得颇是愉悦。

        不巧,没有,我是看着你摔的。

        文俊辉回了他一个视死如归的冰冷眼神。

        “名字?”全圆佑玩味地勾起嘴角,“我叫全圆佑,你呢?”

         文俊辉眨巴眨巴眼睛,这就到了互通姓名的程度?思绪还还在停留在感情交流突飞猛进的震惊之中,没顾上对方对方愈加灿烂的微笑。

         “再不说,我就叫你喵?或者......”

         “文俊辉。”文俊辉眼疾手快地冒出一句生怕他再提出什么可怕的建议。

         “啊~俊尼~”

         全圆佑发现自己完全收不住微笑,视线再向下点,他的小猫早已红透了耳根。让人忍不住想再去逗一逗他。
 
       于是愉快地扔下一枚炸弹。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哦,你的名字。”



所以其实是双向暗恋嘻嘻😊😊
圆圆的人设可能是建立在深秋也只穿短袖的酷盖和脑回路超长的树懒先生之上的(所以有点不善翻墙)
高处的空气清澈是李老师的梗kkk

那么下次见啦!

【澈汉】床帘

       床帘-下

      虽然尹净汉的运动神经是不错,但这也无法弥补对方体力负分的遗憾。更别说这时S大刚测完全校性的耐久跑,素有躺净汉之称的这位从跑完后就晃晃悠悠地爬上上铺,掀开床帘,把自己摔在床上,一瘫就瘫到了中午。
     自诩是完美男友的崔胜澈,更是宝贝地打开空调,接了温水,从楼下提上来外卖,甚至把一次性筷子小心翼翼地掰开摆好,才朝着粉色床帘下看不见的那人轻唤“哈尼呀,帮你点了外卖,下来吃一点好不好。”
      半晌,没有什么回声。想是对方没有听见,崔胜澈便又走近了些,仰起头,几乎是靠在了上铺扶手那里,似乎与恋人耳语般“哈尼,吃饭啦。”
      “...”回答自己的依旧是沉默。“净汉?”今天天气太热,要是中暑可就遭了。崔胜澈下意识的就有些心慌,行动胜过于心理,手便先向那床帘伸去。
      仿佛是有心灵感应般的,对方的手也从床帘的那头贴了上来。十指相碰的瞬间,尽管隔着布料,崔胜澈还是确信自己感受到了一丝类似人体自带的阳光般的暖意,当他还想在这暖意下温存片刻,尹净汉就已经把手收了回去。快到崔胜澈还来不及去抓住他的指尖。
     就像是养了只又白又软的兔子,当你隔着笼子,小心翼翼地提着一根手指想去逗弄一下对方毛茸茸的小尾巴,它先是乖乖地任你抚摸,下一秒便抖抖尾巴,快速地缩到角落里,耳朵耷拉在脑袋两侧,只露出一双大眼睛狡黠地看你。
     等一下狡黠?能露出这种表情的还能是只兔子吗QAQ
     来不及等崔胜澈搞清自家恋人到底算是什么物种。小动物又再次把爪子耷拉了上来。这下崔胜澈总算能称心如意地把小爪子包在自己的手里。隔着床帘的那种。小动物科科科在那头笑了起来。
      “你们这是在玩什么PLAY?”洪知秀刚刚从食堂吃完午饭回来,一打开寝室门就被亮瞎了眼,甚至想出门重来一遍。
      “没什么情人之间的小趣味罢了。”尹净汉一把拉开床帘,透过灯光,对方脸上似乎还残留着一丝运动过度后的绯红。
       绝对不是因为被知秀撞破了什么而害羞。崔胜澈这样想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床上的人已经三两下翻下床,一脸耀武扬威地朝着他“胜澈里,我的饭呢。”
       崔胜澈后知后觉地,“啊啊,在这,”指着自己的座位,“你看我连筷子都给你掰开啦。”
       洪知秀分明看到崔胜澈身后有着类似金毛尾巴一类的东西随着主人的心情,愉快地摆动。
       好吧,或许我应该再去韩率寝室逛一圈。
       于是,寝室里又只剩下了大尾巴兔和他的饲养员。
       大尾巴兔还在那边大快朵颐。
       饲养员已经考虑到饮食均衡洗起了草莓。
       于是兔子又吧唧吧唧吃起了草莓。
       崔胜澈看他眉开眼笑的样子,也就挺开心的,把玩着对方的微卷的头发:“看来耐久跑的后遗症已经过去了呀。”
       “才没有。”对方一个眼神杀过来,“都怪你跑得那么快。”
       手贫的孩子并没有放下松松软软的头发,依旧勾着手指卷着,甚至想上去揉个两把。
      “你看你跑得这么快,我就想跟上你。”尹净汉瘪瘪嘴,再次被爱人投喂了一颗草莓,吧唧着嘟囔,“所以现在这么累,都是胜澈里的错。你要负责。”
      “好好好我负责。”  崔胜澈笑着回答。
      本来只是想打趣一把对方,没想到换来如此宠溺的回答,尹净汉偏下脑袋装作专心于吃饭的样子。
      并没能看见爱人的耳朵已经慢慢踱成了和自己手中的草莓一样的颜色。

大概会是一个系列。
讲的就是日常琐事。
如果能看得开心就再好不过了。
      

     
     
     
    

【澈汉】床帘

        床帘-上

        其实一开始崔胜澈想把那粉色的床帘安在他床上时,尹净汉是拒绝的。 怎么着自己也是个遵纪守法爱护和平的祖国大好男儿,怎么能用这么娘们兮兮的东西。然而当他对上那双水汪汪垂下来的狗狗眼,回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好吧。”尹净汉撇撇嘴装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懒洋洋地倒在椅子上,“不过你要负责安好它。”
      “好嘞!”
       看着对方得了命令便眉开眼笑的欢悦模样,扑棱着小短腿爬到自家上铺上一板一眼地组装起床帘,边捣鼓边向自己嘟囔着“我还不是怕你晚上又被蚊子咬心疼嘛”,尹净汉心里也明朗了许多,仿佛那粉的可怕的颜色也变得可爱了起来。
       崔胜澈似乎对粉色热衷至极。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初为室友的崔胜澈曾在寝室里大声地宣布自己要去染个粉毛回来。尹净汉想着这小伙子长得不错就是脑子傻了点,介于初相识也不好意思过多干预对方就打着哈哈“哦,你开心就好。”以为对方顶多一时兴起随口说说便过去了,要想除了现役男团哪还有真把自己头发折磨成五颜六色的人。
        结果隔天崔胜澈就顶着那头绚烂的小粉毛在校园里招摇过市。出众的外表加上过于强烈(傻气划掉)的发色使得崔胜澈一下子成了新生中的焦点,甚至连吃饭的时候都有学姐过来调戏两把。弄的对方紧张得把脸埋在餐桌上,连露出来的耳朵尖都带着一抹娇俏的绯红。什么横行霸道的小狮子,面前的明明是一只熟透了的小桃子呀。尹净汉打趣地戳了戳对方的耳朵“红了哟,是背着我喝了酒吗?”崔胜澈好不容易控制住了羞涩,半天才抬起眼来,小声辩解到“什么嘛人家明明粉粉的。”
        好好好,可不是一只粉粉的桃子吗,一口一个的那种。
       没两天崔胜澈便在大范围的目光审视中败下阵来,当他可怜巴巴地把黑色染发霜塞到尹净汉手里时,尹净汉也见怪不怪了,但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到的,尹净汉装出一脸茫然的无辜样,“唔?怎么啦?”
       “我想染回去,所以拜托净汉你啦。”男孩双手合一,把头几乎是鞠到了胸前。尹净汉发现自己意外地还是很喜欢这个角度的,对方微微颤动的卷长睫毛都似乎根根可见地数的清楚。
       “哎古,我们胜澈里这样不是挺好看的吗?”
       “真的吗?”崔胜澈可怜巴巴地抬起脑袋,下一秒脸颊传来触碰的温度,对方的手精准无误地戳到了自己酒窝的位置,仿佛是预谋许久了一般。似乎是下意识地,崔胜澈抿抿嘴,使得对方可以更加深入地接触到那个弧度。
       “对啊,不过既然胜澈想染回去的话,我们就染回去吧。”尹净汉的笑容更暖了些,再下一秒手也跟着恋恋不舍地收了回去。崔胜澈没有把握自己有没有听到类似于“手感不错”这样的叹息。
       “话说为什么要我来。”
       “因为已经没钱再去一次理发店了呀哭唧唧。净汉要救我。”

        哪怕到了现在,崔胜澈对尹净汉的称呼已经由净汉变成了哈尼呀,向尹净汉求助的这个习惯也依旧没有改变。
        “哈尼呀,救我!”
         尹净汉从思绪中抬起头,对着白炽灯的方向,年上的恋人在不长的功夫里已经将粉色的床帘布置好了大半,只是这方向似乎出了点问题。
       小傻子似乎将帘门有拉链的那头朝向了墙壁,而封实的那面暴露在了空中,活活把自己锁在了床帘里面。
       即使尹净汉看不到对方的脸,但光听这惊慌失措声音就能想象出恋人皱在一起的五官,低眉下垂的眼角以及扒拉着床帘翘起的小拇指。不由得有些好笑。
       “胜澈这是要当我的长发公主吗?”
       “哎呀哈尼别笑我啦。”拉长的尾音有着对方一如既往的娇嗔,仿佛瘫在椅子上的那位才该是在上面的那一个,“帮我。”
        “好好好。”尹净汉摇摇头,前去拯救他的公主。暴露在宁静空气里的是一个完整的笑。
         “呀,尹净汉!”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


520的贺文。
灵感来自室友装床帘把自己装在了里面出不来kkk
小酷喜欢粉色  来自俊尼给他做花环时说因为酷酷喜欢粉色所以选用了粉色的花🌸
酷酷说自己粉粉的  来自170723的一杯热牛奶【强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