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灰】双向遇见

背景是俊单向暗恋圆

如果可以的话↓

        双向遇见

        到底是谁想出来的试胆大会。

       文俊辉烦恼地抓了把头发,却仍是本着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要装出帅气样子的心态,又故作洒脱地拨开杂草朝前走了两步。第三步还没迈出一半,又狐疑地收回脚步。的确如地图所说的那样,这样左拐拐右转转就能走到学校的外围墙。可惜这地方实在不像什么好惹之地。萧瑟的风席卷着初秋的寒气,愣是当着文俊辉的面将地上落着的梧桐叶整个拽起又抛下。

       “ 我觉得权顺荣一定是在耍我。”文俊辉小幅度地拍着自己的胸口,“这地方会有什么妖魔鬼怪?我才不是害怕,只是,怕自己着凉了。”说着他便紧了紧自己穿着的外套,转身就想逃走。

       与此同时,梧桐林一侧的围墙传来笨重的响声。

       文俊辉顿时慌了一头,恍惚间想起权顺荣提起的那些牛鬼蛇神之谈,更是吓得失了神,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回过神来,自己早已抱着头鬼鬼祟祟地蹲在一棵梧桐树后面,举止之怪异令人叹为观止。文俊辉讪讪地放下手臂,轻轻撩拨了下眼前的棘草,暗喽喽地露出半张脸,胆战心惊地朝响声传来的地方窥探过去。

        围墙上,一个穿着灰色短袖的男生一点一点从围墙的那端挪了上来。之所以形容以挪,毕竟以他那缓慢移动的身躯实在配不上类似攀爬这样轻快的动词。

        甚至配不上他清瘦的身形。文俊辉眯起高度近视的眼暗暗想着。这大概是个不良,只不过是个行动不甚敏捷仍需努力的不良。

        此刻在他目光所及之处,那人刚巧迈着一条腿跨坐在围墙的顶端休息片刻,或许是高处的空气过于清澈,尚待努力的不良颇为帅气地飞快地用手抹了一把刘海,露出一张不甚清晰但辨析度极高的脸。

       文俊辉:我拿我这双眼睛做担保,这绝壁是隔壁文学院院草全圆佑。

       是自己心心念念却从来没敢上前搭过话的那位。嗯,才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所以说你刚刚躲起来做啥子。文俊辉绝望地掐着脸,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某人或者说是某个心上人已经帅气地从围墙顶部一翻,吭哧吭哧地一路颠簸了下来。然后啪叽一下沉重地半摔在地上。

       文俊辉苦恼地拍着脑袋,你看他连摔倒的姿势都是那么的帅气。

       此时的全圆佑一个鲤鱼打挺站起了身,他拍了拍身上落着的尘土,把包一甩,一脸满不在乎地朝前走去。

       彼时的文俊辉才想起来刚刚是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便想跳出去邀约男神一块出去。但猛地又一想现在从草旮旯里蹦跶出来过于巧合,甚至或许全圆佑根本不认识自己,这样诡异的行为反而会给对方留下一个不怎么美好的印象。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我们文俊辉便忍气吞声地半蹲着身体,靠着半身高的棘草的掩护,蹑手蹑脚地尾随某人,全然没有发觉这样的行为才更像一个变态所为。

       初秋,暖阳,萧瑟的风,满地的梧桐叶,背着包穿着短袖的酷盖院草,以及棘草后艰难移动的我。还有几步就走到大操场了啊,到时候我就可以随随便便找一个地方冒出来,装着刚刚逛到那的样子,和全圆佑来一个明媚的招呼啊!

      文俊辉心虽是这样简单地想着,然而实际操作起来难度系数却极其的高。

       比方说这时,因弯腰驼背重心不稳的原因,一个手忙脚乱便啪叽一下惨烈地摔在了草地上。
  
       他一面吃痛地咬着牙,一面还要偷偷地观察远处,生怕引起了听力极佳的某个人的注意。

      果不其然,某只先前还在前头蹦跶的酷盖这时便敏锐地眯着他的狐狸眼睛回过头来,皱着眉,一步两步向文俊辉逼近。

       文俊辉着实不想让心上人看见自己这幅狼狈样。

       于是,心一热,口一快,“喵呜”一声便蹿出了口。本想着使出平生本事学的一声猫叫总能以假乱真让他消除疑虑,以为野猫而已便快步走开。奈何这全圆佑也非一般人,这一听猫叫,只困惑了一下便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一改往日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向这边快步走来。

       该死,竟然还是个爱猫人士真是加分。

       文俊辉着实不敢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想是今早肯定还没起床,要不然怎会出现在这般光怪陆离的梦境之中。听着对方簌簌簌拨开棘草的声音,一脸绝望地闭上眼睛。

       此时,某双跳脱灵活的手已经飞快地溜到了文俊辉的面前,顺走了最后一道屏障,带起一股微小的风,近到扑闪过他的皮肤,激起表皮噼啪的一阵战栗。

      文俊辉只得死死地闭着眼装死。

      然而半晌,什么都没有发生。

      文俊辉心下疑惑,便小心翼翼地迷离着眼打算一探究竟。慔得瞧见一双骨骼分明的纤手向他袭来。他下意识地往后一躲,然而对方只不过轻轻地携过他发间一缕干草。

      文俊辉有些尴尬地眨巴了两下眼睛。希望眼前这位能好心地翻过这页。

      然而,金红的夕阳下,全圆佑背着光,只是轻笑出声:“喵?”

       ......

      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什么,我们文小猫真·一手糊在了他脸上。

      “好好好,我们重新来过好吗。”全圆佑玩笑地拉开糊在他脸上的手,“你才没有学过猫叫,我也没有听到猫叫声过来。”

       ......不好。

       “嘛,人生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尴尬嘛,习惯就好了。”全圆佑伸出另一只手摊到坐着的人面前,掌心朝上,纹路清晰,甚至连指缝间亿万穿梭的暖色粒子都闪闪发亮。

        仿佛是舞会上请求公主跳舞的王子一般。

         文俊辉愣是被自己的想象给雷了一下,终是敌不过诱惑,情不自禁地拉上对方的手。借着力,挣扎着从草地上站起来。

        “OK,good boy.”

        文俊辉堪堪忍住了想把心上人埋在土里的冲动。

        某人顺势搭住了他的肩“也不怕告诉你,我刚也在那摔了一跤,是不是很巧,有没有安慰到你嗯?”尾音稍稍上扬,显得颇是愉悦。

        不巧,没有,我是看着你摔的。

        文俊辉回了他一个视死如归的冰冷眼神。

        “名字?”全圆佑玩味地勾起嘴角,“我叫全圆佑,你呢?”

         文俊辉眨巴眨巴眼睛,这就到了互通姓名的程度?思绪还还在停留在感情交流突飞猛进的震惊之中,没顾上对方对方愈加灿烂的微笑。

         “再不说,我就叫你喵?或者......”

         “文俊辉。”文俊辉眼疾手快地冒出一句生怕他再提出什么可怕的建议。

         “啊~俊尼~”

         全圆佑发现自己完全收不住微笑,视线再向下点,他的小猫早已红透了耳根。让人忍不住想再去逗一逗他。
 
       于是愉快地扔下一枚炸弹。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哦,你的名字。”

🍕🍕🍕🍕🍕🍕🍕🍕🍕🍕

所以其实是双向暗恋嘻嘻😊😊
圆圆的人设可能是建立在深秋也只穿短袖的酷盖和脑回路超长的树懒先生之上的(所以有点不善翻墙)
高处的空气清澈是李老师的梗kkk

那么下次见啦!

评论 ( 4 )
热度 ( 90 )
 

© 热心市民马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