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x Felicis

小澈生日之际写下的HPAU!
我们小澈生日快乐呀!

cp涉及双崔/圆奎/勋俊
可以的话↓

        Felix Felicis

        01.

        队伍的最末端,七年级的拉文克劳使劲搓了搓泛白的手指,努力使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的紧张。站在他前面的矮个子男生正巧回过头,只见他们学生会主席正以一个十分纠结的姿势歪曲地站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撒开腿跑回公众休息室似的。

        “所以你到底在不安些什么?”李知勋把脸缩回斗篷里,只露出一双眼睛,一脸没救了地抬眼看着他,“再怎么样也是我们主席,有点气魄好不好。”

        “...我不过就是冷了。”听到弟弟的怨言,崔胜澈半天才憋出一句谎话,为了证实它的可信度,还故弄玄虚地咳嗽了两声,引得几个学院的后排女生都红着脸小心翼翼地投来目光。

        “冷了就用快干咒把自己弄弄干,下雪天也不知道裹个外套,雪花耷在头顶上还觉得自己很好看,我看你怕不是个大傻子吧。”李知勋嘟囔着教育完身后之人便毅然决然地转回了头,也不管崔胜澈在背后怎样可怜巴巴地扯着他的斗篷。

        崔胜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自从三强争霸赛公布以来,他胸前就像揣着只金色飞贼一样上蹿下跳,惴惴不安。就连学校厨房家养小精灵做的炸猪排都无法提起他的兴致。只有跑去弗立维教授的办公室,顺两把院长杂乱的白胡子,才能让他静下心来。

        “教授,我好像病了。”

        他们院长心疼地替他捯饬了一大杯提神剂,并嘱咐到若是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就赶紧到庞弗雷夫人那里躺一会。

        然而除了耳朵冒了几小时烟外,崔胜澈并不觉得身体有哪里恢复的迹象。

        比方说这时,所有人都在为空中飞驰的十二匹有大象那么大只的银鬃马而惊呼不已的时候,崔胜澈也就抬抬眼皮,轻猫淡写地瞥了那么一瞬,继而坚持不懈地在李知勋的斗篷上抠抠挖挖,仿佛只有手头上捏着点什么东西才能盖下心中的错乱感。

        天知道,他现在已经完全快疯了。

       “该死,我的斗篷都要被你抠出洞了!”李知勋实在忍受不住,捂住斗篷飞快地往前蹿了几个站位,径直挤到了文俊辉旁边,这才逃出了主席的魔爪。文俊辉一低头就看到挤过来的人的可爱模样,以为是同龄亲故站在后排被挡住了视线,二话不说撑着李知勋的腰就把对方整个举高高。

        众目睽睽之下,李知勋的耳朵尖一点一点漫上鲜艳的红色。他听着周围悉悉索索的笑声,更是憋不住拳打脚踢挣扎着就要从高处下来。

        崔胜澈这才想起自己身为学生会主席的职责,作为始作俑者讪讪地放下停在空气中的手,跑上前去整理秩序。

        于此同时,古怪而响亮的声音从黑暗中向他们飘来。那是一种被压抑的隆隆吮吸声,像一个巨大的吸尘器沿着河床在移动。

        他们站在俯瞰场地的草坪的坡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原本平静地黑湖一反常态,湖中央的水下起了骚动,水面上翻起巨大的水花,波浪冲打着潮湿的湖岸。

        然后,就在湖面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大漩涡,就好像一个巨大的塞子突然从湖底被拔了出来。黑色的桅杆从漩涡中心升起,慢慢地,气派非凡地。崔胜澈可以看到那艘大船升出了水面,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就连文俊辉也停下了嬉闹,他紧紧地把李知勋圈在胸前,瞪大了眼睛看着船来的方向。

        它的样子很怪异,如同一具骷髅,就好像它是一艘刚被打捞上来的沉船遗骸,舷窗闪烁着昏暗的、雾蒙蒙的微光,看上去就像幽灵的眼睛。最后,随着稀里哗啦的一阵溅水声,大船完全冒了出来,在波涛起伏的水面上颠簸着,开始朝着湖岸驶来。

         片刻之后,他们听见扑通一声,一只铁锚扔进了浅水里,然后又是啪的一声,一块木板搭在了湖岸上。

         穿着血红色长袍和毛皮斗篷德姆斯特朗青年陆续登岸。顺着草坪走近门厅投出的光线中,崔胜澈不出意料地对上一双琥珀般的眼睛,在浓浓的夜色中,仿佛泛着猫眼碧色的光泽。即便隔得很远,对方还是笑着站在门厅里跟他打了个招呼,接着飞快而矫健地冲上斜坡,带着年青人特有的青春气息。

        在男孩扑进自己怀里的一瞬间,崔胜澈终于成功明白了这些天恍神的真正原因。

         02.

        就算金珉奎撺掇着徐明浩和李硕珉和自己一起把名字丢进那只蹿着火星的高脚杯里,可真正当火焰杯里吐出的烧焦羊皮纸写的是自己的名字时,他本人难免还是会有那么那么那么的惊讶。就像中奖赢得了古灵阁一整个地下金库那样的惊讶!

        在周围震耳欲聋的尖叫和掌声中,金珉奎终于推开了快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两个好友,不敢置信地向邓布利多反复求证。

        “霍格沃茨的勇士,”邓布利多再次用清楚有力的口吻重复了一遍,“是金珉奎。”

        掌声和欢呼声席卷了整个礼堂,金珉奎激动地从赫奇帕奇的桌子旁边站起来,带着喜悦的神情,顺着教工桌子往前走,从前面那扇门出去拐进了隔壁的房间。

       此刻礼堂的另一边, “赫奇帕奇难道是什么勇士专业户吗?”崔胜澈嘟囔着咽下一口南瓜汁,“我严重怀疑火焰杯是看了哈利波特,可那是小说不是现实。”

        崔韩率坐在他的身边,好心地捋了捋学长的头发以示安慰。

         “火焰杯难道觉得他比我聪明比我能干?”顺毛无用,被火焰杯抛弃的男孩依旧炸着毛喋喋不休地发出抱怨,全圆佑甚至觉得这位七年级的学长在毕业之后可以直接转行到麻瓜世界当个rap歌手。

        为了避免自己久违的清闲用餐时光被抱怨声淹没,他放下叉子,“就是这样。”

        “哈?”

        “对方连续三年蝉联霍格沃茨最佳主妇奖。”全圆佑顿了一下,旁边的文俊辉见空就开始补充“那可是连家养小精灵都不得不认证的存在!”

        “这难道是什么殊荣吗?”崔胜澈撇撇嘴,习惯性地把脑袋靠在邻座身上,崔韩率顺从地将整个肩膀借给了对方,“还有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连这都知道。”

        “我是一直都是这样,”文俊辉怂怂肩,“至于这位...”文俊辉不怀好意地意有所指起来。

         全圆佑正想辩驳些什么,火焰杯接着噼里啪啦吐出了第二个名字。

         “德姆斯特朗的勇士,”邓布利多洪亮的声音贯彻着整个礼堂,“HansolVernonChwe.”

         还没等文俊辉反应过来那是谁,崔胜澈就以一种母鸡护崽的形式把崔韩率整个护在了自己的身后,“什么鬼他还是个孩子!”接着他猛然想到了什么,不敢置信地转过头去,“你什么时候背着我投了名字?”

         混血男孩眨巴眨巴眼睛,企图萌混过关。然而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对方正瞪着大眼睛怒气腾腾地盯着他,崔韩率只得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戳在学长的酒窝上,一点点向上,企图让对方展开一个笑容。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的努力似乎有了一点成效。低年级的男孩拍了拍胜澈的背,迎着掌声消失在礼堂侧门。

         “老兄,火焰杯的年龄操作早八百年就取消了好吗?”李知勋终于停下伸向第三碗米饭的手,“况且,你也不能一直当个老妈子,孩子大了,总要出去闯荡的。这毕竟是他们年轻人的舞台。”

        “喔噢噢,知勋说得好像自己已经很老了一样。至于这位老母亲,”文俊辉敲敲崔胜澈面前的餐桌,“诶,小率已经走进隔壁房间啦,你再看也没有用啦。”

*******************

小剧场
传说中三强争霸赛候场区的“隔壁房间”
韩率:“啊学长好。”
珉奎:“你是...噢当年那个小格兰芬多!”
韩率:“嗯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现在在德姆斯特朗学习。”
珉奎:“久仰久仰。”
韩率:“失敬失敬。”
....
芙蓉·德拉库尔:“你们理理Lady好不好!”

🍻🍻🍻🍻🍻🍻🍻🍻🍻

德姆斯特朗出场取自原著

小澈是拉文克劳是因为看了太多格兰芬多的设定,想换一个角度写一下,我们小澈也是聪明伶俐睿智博学的小蓝孩!

为大家理一下目前出场的人物设定
鹰院澈俊圆勋
獾院八奎硕(勤劳能干养家糊口的97line)
狮院啵→后转学到德姆斯特朗

年段设定是95七年级 96六年级 依次类推

不知道是不是cp太冷了都没有什么人看QAQ
非常感谢各位能看到这里
如果能喜欢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最后再次祝我爱的男孩子生日快乐🎂🎂🎂

评论 ( 2 )
热度 ( 68 )
 

© 热心市民马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