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x Felicis

番外·土之于风

HPAU
之前说过的圆奎番外
妈妈!这个作者喜欢在正文中穿插番外诶!
本来想写得感性一些 无奈失败了(●´ε`●)
提前祝各位七夕快乐
如果可以的话↓

-DECODING-
        在失败了好几次之后,李硕珉终于依样画葫芦地学着金珉奎,用银短刀的侧面挤压着桌上仅剩的最后几枚瞌睡豆。

        效果立竿见影。在他的惊呼声中,墨绿色的豆瓣像是被针扎一般,汁液如泉水地飞溅而出,一股脑地喷在前座的脑袋瓜上。

        徐明浩转过头,一句IMMA硬是被眼前干瘪的豆子竟然能渗出那么多汁液的现实给生生憋了回去。

        接着愉快地加入金小葵魔药课补习小分队。

        现在他们的坩埚里已经泛着如同书上形容的那样的很好看的淡雪青色。

        直到下课,三人依旧是班上仅有的成功者。

       李硕珉对他的同龄亲故金珉奎的崇拜多了几分,金珉奎对那位素昧平生的全圆佑的崇拜就多了几分。

        这种感情是与日俱增的,像雨后冒出来的竹笋,雷鸣之后就会节节拔高,亭亭如盖。在不经意间,漫成一片阑珊的绿。金珉奎仿佛看得见鸟雀飞快地略过丛林的上空,黑色的羽翼驱散乌云,带来最透亮的颜色,土地里是虫茧腐烂的气息和花草生长的香甜味道,像是死亡与新生的交织,他把这种复杂而难以言表的感情称之为【春】 。

         这是麻瓜出身的小赫奇帕奇最后的浪漫。

        笔记本反驳他【你这个形容不恰当,应该说这种感情就像你过了三年级就不正常窜高的身高一样】

        金珉奎啪得合上笔记本,从宿舍古铜的拼色窗帘向外望去,可以看到摇曳的青草和蒲公英。

        他俯下身,把头埋在笔记本上,发出了春日里第一声叹息。

        徐明浩发现他的同龄好友最近似乎陷入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忧愁之中。他向来不喜欢这种叽叽歪歪悲春伤秋的氛围,于是抄起双节棍便将人怼在了厨房走廊右侧角落的那堆大桶上,大有不说出实情就不放人进宿舍的势头。

         金珉奎绝望地左瞧瞧右看看发现确实没有人能够(拥有相应的武力值)过来救他,无奈之下只好讨好地抬起头,露出一对傻乎乎的小虎牙:

        “或许你知道...全圆佑?”

        “有点熟悉?”徐明浩收回双节棍,仔细想了一会啪得一拍手,急匆匆地拽着金珉奎跑向了外面。

        他们奔跑在霍格沃茨城堡宽阔的廊道上,奔跑带动的凉风和着春日的暖意,恍惚间,他再次想起了那只低低略过的鸟雀。飞快地,欢悦地,如清风般地。金珉奎突然开始责备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好好听霍琦夫人的飞行课了。

        哒 ,哒 ,哒 ,哒。他知道此刻的心悸叫做 飞翔。

        他们最终到达的目的地是魁地奇球场主席台内部。
        徐明浩垫垫脚,在发现依旧够不到之后,终于抽出魔杖戳了戳荣誉榜最右上角的那一张照片。

        “喏,这个。”徐明浩露出一脸向往的神情,“拉文克劳最优秀的击球手。”

        金珉奎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向上看去。

        相框里的男孩子们也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清一色的蓝皮青铜底的巫师斗篷,胸前镶着代表拉文克劳的雄鹰。

        拥有灿烂笑容的酒窝少年偷偷地用手肘捅了捅身边戴着圆框眼镜的清瘦男孩。对方终于取下眼镜,和金珉奎来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眼神交流。他有幸看清了那传说中的像猫一样的长相。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金珉奎突然想到了天空。

        几年来,金珉奎第一次没有拒绝去看徐明浩的魁地奇比赛。当然双方都知道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

        天空飘起了小雪,这是春天里的第一场雪。

        风愉快地把那些晶状物体扑在金珉奎脸上,他舔舔嘴角,发现它们像儿时常吃的盐水棒冰一样在舌尖触碰的刹那便融化开来。

        这是一场赫奇帕奇对阵,金珉奎拿起望远镜,在镜面的掩护下他可以直勾勾地窥探他的学长。沾着雪花翻飞的刘海,轻抿的薄唇,松松垮垮系在脖颈的蓝色围巾以及标配的圆框眼镜。恩,这是一场赫奇帕奇对阵拉文克劳的比赛。

        在双方追球手你追我赶地相继进了几个球后,比赛渐渐白热化。

        金珉奎能分明听到选手刷刷飞过头顶接踵而来的类似速度时间以及风的声音。

        即使在雨雪天气鲜红色的鬼飞球依旧清晰可见,咻咻咻地被击打穿过平行排列的高杆子圆环。

        可怕的是游走球。两只黑色铁制的只比足球略小一些的游走球在场内横蹿,专门追击离他们最近的飞天扫帚上的队员。

        比方这时,眼看着要撞上赫奇帕奇追球手的游走球被徐明浩一个猛烈的抽击,直勾勾的向观众席冲了过来。

        准确地说是向金珉奎冲了过来。

        徐明浩想要再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色铁球朝着傻在原地的好友脸上撞去。

        火光电石间,蓝色的身影如同救世主一般地从天而降。

        从金珉奎的视角只看得到对方梳理的一丝不苟的火箭弩尾巴尖,翻飞的蓝色斗篷以及里头柔软的内衬。

        再想要向上看些什么便不可能了。

        此时他整个视线都被坠下来的蓝铜色围巾缠绕着,柔软的,蓬松的,拉文克劳特有的禁欲气息将他包围。

        当视线受到阻碍的时候听力往往加倍地敏锐。

        他听到眼前炸开砰地一声。是近在咫尺的游走球被击飞的声音。

        等金珉奎终于反应过来扒拉下围巾的时候,只看得到一个逆着光逆着雪的背影。

        清瘦的,却足够有力。

        全圆佑回过头来,乘着火箭弩停在金珉奎向上半米的地方。轻轻垂下头。

        就像是一只邀宠的猫咪。隔着雪花,金珉奎甚至看得到对方头顶可爱的发旋。

        半晌,珉奎终于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地将围巾小心翼翼地取下给对方缠上。甚至有些留恋那柔软的温度不舍得将手移开。

        “谢谢。”

         比赛因对方那个白团子找球手抓住了金色飞贼而告终。

         在徐明浩抱怨着“整个赫奇帕奇只有我一个人有胜负心”时,金珉奎红着脸凑到兄弟跟前,天真地发问,

        “现在加入院队还来得及吗?”

-ENCODING-
        赫奇帕奇的宿舍就待在学校最温暖的地下厨房隔壁。拥有良好麻瓜家教与天才手艺的金珉奎自一年级起便会跑去厨房帮忙。

        那天那只全身雪白唯独脸上乌漆墨黑的猫咪就如同王者登临一般踏入了他的视线。

        猫咪有着矫健的身姿。

        当它跳上料理台,和小赫奇帕奇对上视线时,对方不由自主沉浸在了那天空一般的眼睛里。

        下一秒猫咪就被抓在了怀里。

        “呀,你是不是敲错了我们入寝暗号,以至于被黑醋糊了一脸?”金珉奎找来毛巾不顾对方扭来扭去的反复挣扎温柔地擦拭起猫咪的脸来,“记住了呀,是赫尔加·赫奇帕奇的节奏。”说着还用指节轻轻给猫咪示范了一遍。

         猫发出不满意的嗷呜声。猛地用爪子扯开了毛巾。

        金珉奎这才发现,这脸本身就是黑的。擦了也没有什么用。

        这是一只暹罗。

        彼时暹罗猫已经跳上了冰箱顶,龇牙咧嘴地向小赫奇帕奇弓起背。

        逗弄半天无果,金珉奎回到料理台企图用美食诱惑对方。

        果然有奇效。

        猫咪闻着味便从高处跳了下来,一爪子拍开精心制作的三文鱼,倒是对一旁金珉奎留给自己的蔬菜饼干产生了浓厚兴趣。仔细嗅嗅之后便大快朵颐。对金珉奎抚上来的手也不加理会,任之顺毛。

        第二天,暹罗猫也蹲在厨房一角等着小赫奇帕奇的投喂。

        甚至还拖家带口地带来了朋友——奶油色的挪威森林,以及一只小小的曼赤肯。

        金珉奎一拍脑袋,好吧,我还能拒绝不是?

        长久的照顾之下,金珉奎已经熟悉了所有猫的脾性。

        挪威森林喜辣而好动。最爱露着毛绒绒的小肚子等着他去抚摸。

        个头最小的曼赤肯拥有三只猫中最大的胃口,一连吃下三碗饭都不是什么问题。

        至于暹罗,金珉奎挠了挠对方茸茸的下巴,不出意外地被猫爪糊了一脸。

        是个要看心情的主。心情好了,甚至会拿尾巴轻轻缠着你的手腕,尾巴尖一下一下地拍打在你心头。

        猫咪向来来去无踪,金珉奎也不知道下一次的邂逅会是什么时候。

        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很久没有那三只小家伙的身影。

        偶尔男孩也会怀念起那双天空般透彻的蓝眼睛。

       然而此刻他正在和他的笔记本,自称是全圆佑思想的那位老兄唠嗑。

     【你这个形容不恰当,应该说这种感情就像你过了三年级就不正常窜高的身高一样】

      【好的好的,跟我的身高一样】三年级的金珉奎转转笔,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看出的这排像藤蔓一样缠绕的文字里仿佛带着一丝幽怨,总之你开心就好喽,他蘸了蘸墨水,清晰地在笔记本上写下【现在可以告诉我圆佑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吗?】

        这是他们约定俗成的游戏,隔个几天就会进行一次。

        然而鉴于笔记兄秉持着 自己夸自己那多不好意思 的思想,金珉奎得到的情报依旧寥寥无几。

        高自己一届的 、拉文克劳 、学长。 近视 、长居地为校图书馆 、擅长科目是魔药。

         除了这些基本信息外 或许还有 【经常被人说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像猫】 这一点。

      【今天想听什么方面呢】他的笔记本朋友似乎每次都格外的大度。

      【饮食喜好?】金珉奎眯眯眼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地噗嗤笑出了声。他仿佛都能感知到手臂环过腰际那种特有的带着烟火气息的温度,布料摩擦的悉索声,以及要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又规整又漂亮的那种。

      【忌海鲜】笔记本上原来的字样很快被吸收,转换成一串新的文字【爱好的话 应该是蔬菜饼干】

        恩?这个喜好看上去有些眼熟啊。金珉奎一下子从被系围裙的幻想中跑了出来,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也不知道那只暹罗猫现在在干嘛。

        拉文克劳公众休息室的寂静被猫咪的喷嚏声打破。

        暹罗皱皱鼻子翻了个身继续在蓝色的大抱枕上躺尸。

        崔胜澈走过来揉揉他漂亮的皮毛“自从你丢了笔记本连感冒药剂都不会配了,真是可惜这副小脑袋瓜。”

        什么乱七八糟的,暹罗把脸转向另一侧,装作没睡醒的样子。只有抖动的尾巴尖显示他现在异常清醒。我没有笔记本魔药课也照样吊打你三圈。

        更何况那天在图书馆看到那个傻乎乎的赫奇帕奇抱着头地向同伴表示对人生中第二次魔药课考试的恐惧。

        他就决定把笔记本抛弃在那啦。

        猫咪的眼睛亮晶晶的,

        毕竟是自己饲养的小男孩,

        总要负责到底。

🎏🎏🎏🎏🎏🎏

·时间线有点跳跃 梳理一下↓

养猫是金小葵一年级的事
二年级捡到某人故意丢下的笔记本
询问笔记本圆圆的饮食喜好  紧接在 第一部分 笔记本哀怨地反驳小葵的感情 这里
跟接下来的魁地奇都是三年级的事情

🎐🎐🎐🎐🎐🎐
·一些乱七八糟不知有没有描述清楚的点↓

土和风是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的象征元素

魁地奇中圆圆的围巾因为冲过来速度太快以至于掉到了小葵头上。

情感线的话,是圆圆先喜欢上的hhh然后一步步放长线钓大鱼

圆奎双方都以为是自己在饲养对方

勋俊猫咪形象参照CreamHeroes里的Lala和DD
圆圆就是莫名觉得适合暹罗kkk

敲错赫奇帕奇的入寝暗号会被浇醋来自原著设定

🎊🎊🎊🎊🎊🎊🎊
最后谢谢各位能看到这里啦!
(;・`д・´)啾!发出爱你的声音!

评论 ( 7 )
热度 ( 58 )
 

© 热心市民马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