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雨は緑色

算是伪养成
幼儿园画风
cp为圆澈
以及串场子的珉率
超短嘚~一发完

可以的话↓

       五月雨は緑色    

       -上-

        全圆佑是被手机震醒的。

        在这个草长莺飞的五月天,春困像是丝绸般地笼卷了整个城市。风透过一夜未关的窗,打着旋吹过他的腰窝。

        全圆佑趴着身子,眯起眼,双手胡乱地扫过可以触及的地方。终于在枕头底下翻出了它。

        手机屏幕是一连串看着就不正常的数字。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拒接键。

        “尊敬的客户您好,我们很荣幸地通知...”

        伴随着机械的女声,全圆佑断片三秒,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貌似按错了键。

        “我们很荣幸地通知,您被选中成为我们首批智能扫地机器人的免费试用客户,请于周日前来xx公司领取您的专属机器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

        就算知道对面只是机器复读,全圆佑依旧小幅度地颔首,睡蒙了也不忘礼貌“不用了,谢谢。”

        在成功挂断电话后,全圆佑终于翻过身,将自己重新倒进被子里,发出幸福的呢喃,仿佛是五月里最后一只破茧而出的蛾子,只有脑袋尖是漏在外面的。

        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雨腥气。

        他慢慢阖上眼皮,在陷入沉浮梦境的最后一秒想到,

        可能是雨季要到来了吧。

        这件事本该这样就翻过了篇章。

        转折点在于隔天下午,他的多年好友文俊辉陡然造访。

        彼时全圆佑依旧如同一只倦懒的猫,窝在沙发上,裹着抱毯,请好友随意,就当在自己家就好。

        收音机里嘎吱嘎吱放着老歌。

        即便得了个行动自如的指令,文俊辉环视四周,发现自己并不能找到下一个落脚点。

        就算他早已想过他的朋友大概过着普通单身男士应该有的混乱生活,但眼前这间二十平不到的房间恐怕不只是刚刚遭受西伯利亚台风的扫劫。

        半晌文俊辉终于憋不住小心翼翼地开口“圆圆呀,就算你不找个另一半...”

        “起码也找个扫地机器人陪你不是。”

        “那是什么?”全圆佑抬起眼,仿佛的确是在哪里听到过的单词。

        “就我们公司刚刚研发的一种智能机器人,能自助打扫房间”对方似乎终于提起了些兴趣,文俊辉赶紧接着话头讲下去,“大概,就这么大,”他伸出手指比划,“圆圆的,因为是智能所以还能和你讲话。”

        非常适合你这种大龄单身男青年。

        最后一句话硬生生地憋回了肚里。

        “我记得我还把你内幕进了首批试用名单呀,没人给你打电话吗?”大眼睛男孩眨巴眨巴眼睛,疑惑地看着对方。

        在再三向好友保证会去领个机器人回来改善一下生活质量,全圆佑终于送走了这位大神。

        总之现在的他正沉甸甸地端着刚刚领回来的大箱子,在灰旧的老式楼道里深一脚浅一脚。

        嚯,还挺沉。

        扫地机器人如文俊辉所说的那般胖乎乎,圆丢丢,活像一只大型白色甲壳虫。

       甲壳虫有着坚硬的外壳,全圆佑也有着坚硬的内心。

        然而当他打开开关,白色的圆球球瓮声瓮气地叫出第一声“圆圆”的时刻,不得不承认,这个沉寂的家仿佛都因这声奶甜奶甜的声音有了一丝的生气。

        下一秒,抱怨声如期而至。

        甚至连音量都提高了八度。

        “呀你这是生活在垃圾堆吗!”

         啊...是个妈妈桑吗

         仿佛是意识到空气的冻结,被科普过人情世故的小机器人立刻开始补救,“不过没关系,我会全部收拾好的!所以呀...”

        “所以什么?”全圆佑耐心地蹲下身,摸了摸它胖乎乎的身子。

        “所以圆圆不要难过呦!我会一直在圆圆身边的呀。”

         甚至十分真诚。

        即便有些文不对题,全圆佑依旧安抚性地选择摸了摸它的脑袋。

        现在的智能机器人都这么可爱了吗,破天荒头一回,全圆佑在落地窗的剪影里看到自己勾起的嘴角。

        仿佛是个不错的感觉。

        “你是怎么知道我叫圆圆的呀?”

        “程序师叔叔有把你的资料输到我的脑子里呦,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我一睁眼就知道你是圆圆啦嘿嘿”

       全圆佑仿佛都能从它停顿的空白读出快夸我快夸我的意味,就像是哄一个要糖的小孩般,他眨眨眼,

        “那你岂不是超厉害哒。”

        “对啊,我超腻害嘚!”

         要是机器人有手有心脏的话,全圆佑保不准它现在就要做一个拍拍胸脯的动作。

        然而此时小白团只是开心地满地跑而已。

        “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听到这个疑问,先前还在撒欢地机器人突然停了下来,它转过身,圆佑觉得它或许只是想歪个脑袋。

       “我不知道诶,别人都叫我小酷,程序师叔叔说大名要主人取才行。”

       “你要给我一个名字吗?”

        春日的雨淅淅沥沥地随着风洒了进来,全圆佑发现自己又忘记了关窗,有一两滴不听话的,就这样飘到了他的脸上,带着洋槐的香气,将他干涩的唇慢慢湿润。

       然而他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样。

       “就叫,崔胜澈怎么样?”

    

        -中-

        崔胜澈可以说是标杆小女仆。

        全圆佑一大早便被小家伙嗡嗡的吸尘声吵得睡不着。见某人没有动静,小家伙甚至还会刻意地拿脑袋去撞床板。

       一下不醒就再来一下。

       等到全圆佑终于无奈地直起身。小朋友才盒盒盒盒恶作剧成功般地停止动作,元气地打招呼:

       “圆圆早呀!”

       “...早”

        “数据上写着,年轻人就是应该早睡早起才对身体好。”

        “...你开心就好”

        更多的时候甚至连洗漱也要跟着。

        机器人小海葵触角般的刷子吡咻吡咻扫过全圆佑的足尖,就像是小动物在圆佑腿间穿过来穿过去,时不时亲吻一下对方的脚踝。

       或许是害怕小朋友会受伤,即便痒痒的,全圆佑也只是轻颤着咬着牙刷不把脚收回。

        崔胜澈明显是不能理解家长的用心良苦。此时他正嘟囔着教育对方“圆圆不可以把水洒得到处都是呦,我会摔跤的!”
      
        虽然不知道一个四平八稳的小圆盘该如何摔跤,但总之全圆佑还是认命地蹲下身,擦掉刚刚溅上去的水渍。

        崔胜澈愉快地在他身边盒盒盒盒。

        雨季总也有放晴的时候,全圆佑偶尔也会趁着天晴带着胜澈出去逛逛。别人都是牵着猫猫狗狗,他俩纯属放养。

        崔胜澈在前面欢脱地左遛遛右逛逛。末了,发现被落在身后的某人,又直愣愣地跑回主人跟前。
      
        “圆圆你好慢哦。”语气是down下来的,就像甜蜜的撒娇。

         一般的小朋友撒个娇总爱撅着个嘴,崔胜澈就不同啦,小机器人没有鼻子嘴巴,全圆佑只能靠他的语调辨认他的心情。

        生气的时候会气鼓鼓地直接抱怨出来,像个老奶奶一样加快语速碎碎念。开心的话,整个尾音都是上扬地,像是被风扑闪的锦鲤旗,附带大段傻呵呵的乱笑。

        “那你走慢点等等我吧。”

        “好噢,谁叫我这么好心。”

       即便是争强好胜的口气尾音也可爱地上翘,到最后真的减下了速度慢悠悠地陪着全圆佑踱过落满洋槐花的柏油大路,仿佛这样就将整个春天踩在了脚底。殊不知只是愉快地开启了老大爷遛弯的模式。

      全圆佑的老年安逸生活还没过上几分钟,小家伙就又按捺不住性子,活跃地蹦哒 “圆圆!圆圆!你看人家都有绳绳牵着,我也想要!”甚至还用胖胖的身体亲昵地拱了拱全圆佑的脚踝,“我允许你绑在我的脖子上!”

       “嗯..你先告诉我你的脖子在哪”

       这貌似是个问题,小家伙整条路上都在思考。

       直到路边有大胆些的野猫,窜出来拿尾巴尖勾搭自己的主人,崔胜澈才略带委屈地嗡嗡

       “又勾三搭四,它有我聪明有我可爱吗!”甚至可怜巴巴地带上了泣音,“嘤嘤嘤!”

        全圆佑讪讪地放下了撸猫的手,决心少给小朋友看些八点档。

       -下-
    
        全圆佑接到文俊辉电话时整个都是笑着的。

        两人唠了几句家常,便扯到了正题。

       “这两天让你们家小女仆回我们公司一趟呗。”  

        “嗯?怎么啦?”

        “现在技术革新啦,我们小酷可以武装进化成人形啦!”

        这是什么魔幻现实。全圆佑撇过头,看着扑哧扑哧在家里玩耍的崔胜澈,撅了噘嘴。

        小家伙变成人的模样会是什么样呢。

        粗粗想之,便一笑而过。

        此刻的淡然化作隔天的焦虑。

        彼时的全圆佑正靠在实验室的磨砂玻璃门上,搓着手指,焦急地朝内看。

       一同等待的还有一个长得颇为英俊的混血男孩。男孩拍拍他的肩,张嘴却是史迪奇般的大笑“你是什么老父亲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爱人被推进去生孩子。”
 
       在圆佑纠结崔小酷同学究竟应该充当这两者的哪个身份的同时,男孩接着絮絮叨叨,
    
       “我就不担心了,我们珉奎一定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孩子...”话还没说到一半,男孩忽然瞪大了眼睛,一个典型的美式反应,“我靠你...你不是吧..你怎么那么高!”

       全圆佑呆呆地看着将近一米九的男人领走了跟前的混血男孩,待他们走后,他认真地抓住路过的职员的领子“你们的机器人都长那样的吗!”

        “没...没,我也第一次见那么高的!”

        遂长叹一口气。

        重回老父亲的背影。

        等到他的小朋友终于出来,全圆佑看着他跌跌撞撞地扑进自己的怀里。

       抱住刚刚好的个子,笑起来便会露出来的酒窝,以及会说话的眼睛。

       就像是刚刚下过的那场緑色的五月雨。

       比想象得还要更加可爱。

       全圆佑偷偷地掖了掖身后藏着的礼物,女仆装什么的果然还是太超前了吧?

☔☔☔☔☔☔☔
脑洞来自暑假的时候,
爸妈天天大清早就把扫地机器人丢进我房间来把我吵醒hhh
现在开学了突然有点想念我们家白胖子嘿嘿

标题出自玉置浩二的《初恋》~

评论 ( 11 )
热度 ( 40 )
 

© 热心市民马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